艾迈斯没有得到欧司朗 推迟还是取消?

在艾迈斯尝试收购失败之后,欧司朗再次将自己的独立性视为优势。但 Alexander Everke 已经在普勒姆施特滕计划下一次行动。

最终,艾迈斯的可购股份为 51.6%。这对于 62.5% 的设想上限来说太少了。欧司朗在要约收购战后保持独立,也希望被人一直理解为独立企业。欧司朗总裁 Olaf Berlien 在艾迈斯宣布收购要约最终结果的同一天宣告:“在先前的收购尝试失败之后,我们现在保持独立性,并将自行规划自己的未来”。

股东们最终拒绝了这家来自普勒姆施特滕的奥地利传感器专业公司的加价,这一事实不会让 Berlien 一夜无眠。从他的角度来看,经济激励是非常好的,但是他再一次对奥地利人的战略表示了保留意见。他本来希望让美国金融投资者 Bain 和 Carlyle 或者后来让 Bain 和 Advent 加入董事会。据传闻,他们准备继续欧司朗董事会先前的战略,并展望了与金融投资者名字相符的投资:使欧司朗转型为光子学集团的投资。

欧司朗现在希望在没有投资者的情况下独立走上这条道路。正如公司宣布的那样,现在将“精简”产品组合。Berlien 认为进行变革的条件非常好:即使在当今艰难的经济环境下,每股 41 欧元的最新出价也清楚地表明了我们公司的价值。”这位董事会主席在谈及自己集团的要约收购时这么说道。上市开盘时的价格为每股 35 欧元。

但是,他将无法完全独立行事。在尝试收购的过程中,艾迈斯已收购了欧司朗近 20% 的股份,必须将其视为战略决策的重要因素。艾迈斯总裁 Alexander Everke 在这方面有明确的看法。艾迈斯将继续寻求收购,与欧司朗一起在欧洲建立全球领先的传感器和光子学公司。

奥地利人作为主要股东,现在可以匹配这样的收购意愿。但同时得明白:欧司朗对收购竞争对手的吸引力已经大大降低。谁都不可能保持长期有利的谈判地位。根据 Handelsblatte(德国商报)的估计,艾迈斯已经在股票购买方面投资了 7 到 8 亿欧元,但未能完成明确设定的收购目标。可以理解,这是 Everke 想要纠正的问题。但是如何做呢?法律规定艾迈斯必须等待十二个月才能提出新的收购要约,或者需要征得欧司朗董事会的同意。另外,可以根据《证券购买与收购法》的要求,将持股比例提高到 30%,然后提出强制性要约收购。但是,这必须首先获得反垄断当局的同意。

我猜测艾迈斯将通过股票互换的方式寻求平等合并。两家公司在股票市场上的市值差不多。然而,欧司朗是否同意这个做法,也还存疑。艾迈斯债台高筑,偿还贷款可能会增加欧司朗全体员工的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