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在德国 华为拒绝“石器时代经济”

那些想要扭转全球化趋势的人必须知道谁会受到损害,最重要的是:伤害来自哪里。采用过时的早期资本主义理念,首先伤害的是自己的国民经济。

国内市场与进口、出口隔离,不能借此促进国内经济:所以 7 年级学生今天在课堂中学习绝对主义的经济政策知识。相关基本概念:重商主义。17 世纪法国的相关人物:科尔伯特,太阳王路易十四的财政部长。学生们由此了解经济学家早已证明的——保护主义经济政策在早期资本主义中就已经不起作用了。在几个世纪以前,对于越来越多的人而言,经济日益繁荣昌盛首要的一件事就是:自由市场(无强制会籍制)和自由贸易。

不必为无限的全球化和完全解除管制的经济说好话,但也必须清楚,就像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用自己的新重商主义思想所尝试的那样,想要让历史车轮倒退 300 年的人,会极大的破坏每个经济体。尽管如此,当被他禁止的技术制造商华为砍掉在中国以外的项目往来时,特朗普无法拿出有效的措施。华为是行业内部关系密切的 ITC 行业的重要技术和业务合作伙伴。在华为事件中,特朗普的保护主义也越来越受到抵制。

因为美国海关对中国 IT 组件的进口禁令和禁止对华为供货的禁令,主要会影响到美国的大型芯片集团如英特尔、博通、美光科技和高通等,涉及上百亿营收,在削弱华为的同时也会削弱美国的许多科技巨头。他们现在发出警报,要求豁免关税和放宽出口限制。对于美国而言,抵制华为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 如果其他国家加入美国的制裁行动,则也是如此。
其他欧洲国家和德国则不会这么做,不会仓促地屈服于美国总统的压力。华盛顿人看到了德国经济部长 Peter Altmaier 上周怀着极大的兴趣开展了中国之旅。Altmaier 的中国之行在上海会见了华为总裁任正非之后明确表示:“我们不会因为他是特定的提供者而歧视任何人。”新重商主义与 Altmaier 无关,他与中国同行 Miao, Xiao & Zhong 同意多边国际贸易,但中国和欧洲必须是平等的伙伴。

华为在德国的“经济足迹”

华为总裁向 Altmaier 阐述了该技术集团对于德国的经济重要性的一些事实。华为已委托 DIW 进行了一项研究,以衡量这家中国制造商在德国的“经济足迹”。结论:2018 年,华为在这个国家创造了 23.57 亿欧元的国民生产总值,华为直接或间接在德国提供了 28000 个工作岗位。

该集团 2018 年在德国实现了约 27 亿欧元的营业额,并在过去的十年里实现了 26% 的年增长率。华为共雇有 2800 人,在过去十年中,员工数的年年均增长率为 13%。
华为在德国的主要生产基地在慕尼黑,400 多名员工在此在华为最大的欧洲研发中心工作。在过去的五年中,仅在德国,华为就已投入超过 4.5 亿欧元用于研发。DIW 预计,华为创新的现代化网络电信基础设施以及它与德国国家和地区的电信运营商的合作“会为德国经济的数字化工作创造先决条件。”从经济角度而言,华为是一个先驱,“其信息和通信技术可以引发广泛的经济效应。”DIW  继续说道。
当本周一华为(德国)CEO Dennis Zuo 和 CTO Walter Haas 在华为德国夏季新品发布会期间在柏林德国技术博物馆介绍 DIW 的研究结果时,访客们可以在适当的地方亲眼见证过去 200 年交通运输行业的飞速发展史。顺便说一句,即使在当时,“石器时代经济”的保护主义措施也试图阻止工业革命。 
结果众所周知。